南京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杭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发布时间:2017-10-22 07:03

江西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杭州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江苏治癫痫大概要花多少钱,南京治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杭州中医能根治癫痫吗,江西怎么治儿童癫痫病,上海治疗癫痫的有效方法,南京哪个医院专业治疗癫痫,上海治疗癫痫病新技术

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时事中心>>军迷天地

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


来源:新华网
添加日期: 2017-10-22 07:03

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

据美国海军网报道,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海军尼米兹级航母布什号(CVN 77)在地中海与法国海军进行了联合演习,法国海军FS Cassard (D614) 号护卫舰参与演习。

近日,美国海军的布什号航母一直在地中海靠近土耳其海峡出口的位置徘徊,在土耳其安塔利亚港口停靠和补给。随着乌克兰局势的紧张和俄军出兵克里米亚。美军航母在地中海的一举一动都颇有“震慑”俄罗斯的意味。

  原标题:96岁翻译家许渊冲成“网红”:让中国的美成为世界的美!

  自十几岁爱上翻译,70多年过去,什么样的逻辑能解构老先生的学术生涯?

  96岁的北大教授许渊冲怎么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成了网红。

  自《开学第一课》节目播出后,央视主持人董卿采访老先生的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让北大学子颇有些不平的是:人们更多点赞董卿的“三跪”,却多少冷落了这位长者的学问。

  初秋的一个周末,北大畅春园的一栋小楼里,我们有缘走近许先生。

  这是一套简陋的小两居,水泥地面,到处堆的是东西,逼仄的门厅迎来我们几个外人,顿时无法立足,只能赶紧把自己塞进小床对面的沙发上。正内疚地想着还没能跟许先生自我介绍呢,老先生已经拿着打印好的文章,愤怒地说开了。

  没想到我们的采访竟是从一个不愉快的话题开始的。近日,许先生得知有人在网上诋毁他的“英文不过关”,甚至质疑他“抄袭”。从不上网的老人震惊之余甚为愤慨,一个半小时的访谈,许先生不断回到这个话题,不时质问:网络就可以不负责任胡说八道、不加核实污蔑别人吗?

  自十几岁爱上翻译,70多年过去,什么样的逻辑能解构老先生的学术生涯?那些网上的“质疑”和“推断”,又有多少“证据”可以摧毁这样的日积月累?

作者与许渊冲先生在一起。

  

  人物工作室:我看到书架上,有杨振宁先生捧读您《莎士比亚》译著的照片,听说他对您的翻译挺欣赏?还有当年您的老师钱钟书,是否也跟您讨论过翻译的方法?很多人说,你在翻译上打破了很多框框,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自己“传情达意”的翻译风格的?

  许渊冲:20世纪英国诗人艾略特说过,一个艺术家的发展过程就是不断地为了更高的价值而做出自我牺牲。中国物理学家李政道也说过,发现前人的弱点并超过他们,就是突破。我这一生,先是不断超越自我,学习别人,提高自己,最后做到超越前人,攀登高峰。

杨振宁与许渊冲是西南联大的同学,对许渊冲的翻译比较赞赏。

  虽然我得了不少奖,但从过去到现在,翻译界对我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争论,只要是不同流派之间的正当学术讨论,我都很欢迎。只要是提出建设性意见的,我都接纳。但有的人根本不懂翻译,说的都是无稽之谈。那个指责我“抄袭”的人,说我的翻译是抄自外国人罗兰的,但是这个翻译根本就是我当年的老师方重教授的作品,他出版之后给我看,我说您翻的这个好是好,但是不押韵,我就修改了一下,最后的结果是方重教授是觉得我翻译得好。我觉得自己的翻译是追求鲁迅说的:意美,音美,形美。

  我在翻译上打破了很多框框,对此国内有些争议,认为我的翻译与原诗差别较大,意译的成分较多。按照他们的观点,忠实原文逐字翻译最好,翻不好也没关系。但我认为,翻译的忠实不仅要忠实于形式,更要忠实于内容。内容形式统一时,我不离开形式;内容形式矛盾时,我选择内容。如果我的表达形式比逐字翻译的形式更能传达原文的内容,那我会选择我的表达方式。

  西南联大第一个开《翻译》课的是吴宓先生,1939年暑假我听过吴先生讲翻译。大意是,翻译要通过现象见本质,通过文字见意义。不能译词而不译意。当时我听了十分认同。我觉得吴先生的译论与鲁迅先生的不同,而我更心仪前者。根据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可以说“译可译,非直译”。

  在我看来,无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真,有色玻璃的翻译重在求美,但是翻译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真。钱先生权衡之后,认为与其得罪译,宁可得罪诗。所以他为了求真,宁可牺牲美,他认为无色玻璃般的翻译比有色玻璃般的更忠实于原文。我却认为一般来说,文学作品是主观的作者所写的客观现实,无论作者怎么求真,主客观之间总有一定的距离;译者主观翻译的时候,无论如何努力,和客观的原作又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这个距离不一定大于作者和现实之间的距离。由于译语和客观现实之间的距离,不一定比源语和现实之间的距离更大,这就使译文有可能比原文更忠实于客观现实。其次,一般来说,文学作品既真又美,译文如果只求其真而不求其美,能算是忠于原文吗?

钱钟书

  人物工作室:听说1999年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的10位教授,提名您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位评委给您回信,称您的翻译是“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学的样本”。您回信说,诺奖一年一个,唐诗宋词流传千年。您是如何有这份底气和自信的?

  许渊冲:诺贝尔奖只说明评委那十几个人喜欢这个作品,我不把这个看得很高。如果读者看了我的书觉得人生更美好,我觉得更有意义。

  记得西南联大期间,我读朱光潜先生的书。他讲孔子《论语》第二章“从心所欲,不逾矩”时说,这也是一切艺术的成熟境界。应用到文学翻译上来,“从心所欲”就是可以自由选择最好的表达方式,“不逾矩”就是不违反客观规律。前者是积极的,后者是消极的,前者高于后者。中国译论主张只要不违反客观规律,可以自由选择自己认为是最好的表达方式。所以是积极的。西方对等论主张对等的翻译原则,适用于中西文学翻译,因为中西语文只有一半可以对等。

  比如法国名著《红与黑》中,市长用高傲的口气说了一句话 J’aime l’ombre 对等论译成:我喜欢树荫。优势论者译成:大树底下好乘凉。前者批评后者不忠实,不符合对等原则,因为原文并没有“好乘凉”的字样。后者批评前者只忠实于原文的词,而不忠实于原文的句。因为市长是用高傲口气说这句话的,对等的译文有什么高傲的口气呢?“大树底下好乘凉”则是市长把自己比作大树,可以庇护大家,这才可以显出市长的高傲。贝多芬说得好,“为了更美,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这是中国译论高于西方译论的一个原因,也是我在翻译中坚持“意美、音美、形美”的原因。

  当然这种翻译方法,至今仍有争议,但我坚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一点也得到认可,我翻译的《楚辞》被美国学者誉为“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西厢记》被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评价为可以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媲美。我翻译了《诗经》《楚辞》《李白诗选》《西厢记》《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等中外名著,是第一个获得“北极光”奖的亚洲人,我把这个看作是对中国文化的肯定,也是对我的翻译方法的肯定。我认为,文学创作是创造美,而文学翻译则是为全世界创造美。就文学翻译而言,求真是低标准,求美是高标准。

  

  人物工作室:您说过您做翻译,是要让中国的美成为世界的美。但要让世界领略这份“美”,需要尽量弥合中西方文化的表达差异,您能否说说在翻译中,如何努力消除文化的差异和隔阂?

  许渊冲:中国诗词往往意在言外,英诗却是言尽意穷。中诗意大于言,英诗意等于言。如果言是一加一,意是二,那英诗就是1+1=2;而中诗却可能是1+1=3。如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这句诗,如果只表示春蚕到死才不吐丝,那就是1+1=2;如还表示相思到死才罢休,那就是1+1=3;如还表示写诗要写到死,那就是1+1=4了。更别说“丝”与“思”通这种奇妙,又该如何向西方人传递?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以最精确、最优美的方式传递给世界大众,何其难也。

  比如,唐代李白的《静夜思》,中国人看到又圆又明的月亮,就能想到故乡。外国人没有这种文化背景,他怎么可能明白呢?若是按字翻译成,向上望看到月亮,低下头想到故乡。外国人肯定想中国人写的这到底是啥玩意,这都能叫做诗?我翻译时,把月光比作了水,英文译成“月光明亮如水(a pool of light),沉醉在乡愁中思乡的人(drowned in homesickness)”。用水把月亮和乡愁联系起来,文字上又有英语的优美,他们就理解了。 1987年,我的英译《李白诗选一百首》出版,钱钟书先生的评价是,要是李白活到当世,也懂英文,必和许渊冲是知己。

 许渊冲家书架一角。

  叶公超先生在他的《散文集》中引用了艾略特的话:“一个人写诗,一定要表现文化的素质,如果只表现个人才气,结果一定很有限。”其实翻译也是一样的,最终体现的是文化素质。两种拼音文字可以对等翻译,但与汉语就无法对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关关”实际上是咕咕声,但我们的古人认为闭口音不好听,改成加一个元音的开口音。外国人如何能理解这一点?他们干脆翻译成了“关关”。而我的翻译是咕咕,鸟叫声,与《诗经》原意契合。翻译其实就是要带领不同民族的人穿越文化障碍,对另一个民族的文学经典,不仅“知之”懂得其真,而且“好之”发现其善,最好是“乐之”感受其美。如果把“千山鸟飞绝”翻译成“一千座山”,把“人闲桂花落”翻译成“懒懒的人”,如何能体现天地之间纤尘不染的那种孤独寂静、以及花开花落听之任之的那份闲情逸致?

  中文诗歌的意蕴太复杂了,一首诗几乎都有多重意思,外国人很难理解的。比如《诗经 采薇》中的名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一向被认为是《诗经》中最美的诗句,应该如何翻译才能完整传递这种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过,一切景语都是情语。“依依”不但是写杨柳飘扬之景,更是写依依不舍的征人之情;“霏霏”不但是写雪花飞舞之景,更是写征人饥寒交迫之情。如果就按照字面翻译,达意而不传情,只能算是译了一半,这种时候传情甚至比达意还要重要。我翻译时,就译成:When I left here/Willows shed tear / I come back now/Snow bends the bough。 因为英文的“垂柳”是 weeping willow(垂泪的杨柳),所以译文说杨柳流泪,既写了垂柳之景,又表达了依依不舍之情。雨雪霏霏,英译说大雪压弯了树枝,既写了雪景,雪压树枝又可以使人联想到战争的劳苦压弯了征人的腰肢。

  与西方语言内容等形式不同,中文其实是内容大于形式的。现在中国翻译对等论盛行,这也是中国文化走不出去的原因之一。包括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在内的西方文字之间有90%可以对等,彼此翻译很容易。但中文不同,中文与英文的对等率不到50%,也就是说不对等的大部分就需要翻译来做工作,翻译后要不比原文差。中英翻译比英法翻译要难一倍以上。这就是为什么国际翻译界,英国人法国人拿一个大奖,不是什么难事,但亚洲人很难。所以我提出的翻译理论,不是对等论,而是优势论。要想不比原文差,就要往深处想、往中国文化的内涵和优势上想。

  人物工作室:诗经论语之妙,唐诗宋词之美,是否不止体现为文学之美,也是一种东方之道,是中国社会人心政治的写照,因此西方理解中国,也需要从这些入手?能不能举例说说,翻译对于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影响。

  许渊冲:杨振宁是我在西南联大的同学,他在为我的回忆录英文版写的一篇序言中讲到,当年艾略特来到普林斯顿高等学术研究所,奥本海默在举行招待会时对艾略特说:“在物理方面,我们设法解释以前大家不理解的现象。在诗歌方面,你们设法描述大家早就理解的东西。”我的看法却是,科学研究的是一加一等于二,艺术研究的是一加一大于二。艺术本就意蕴无穷,中国又讲究“文以载道”,古典诗词曲赋中,隐藏着中国文化和哲学。这些方面,外国人未必能够理解,需要我们在翻译时将这种哲学加以呈现。

  我曾翻译过《江雪》一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一定想不到他的这首诗,一千多年后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奥巴马提出医保议案时,民主党赞成,共和党反对,反对票超过赞成票。我在美国的儿子将《江雪》译文E-mail给奥巴马总统和一位共和党参议员。这位参议员本来反对医保议案,读完《江雪》之后,非常欣赏老渔翁清高独立的精神,做出了独立于党派之外的选择,改投了赞成票,结果赞成票超出7票。奥巴马专门寄信给我儿子,表达感谢。你看这就是中国古诗的魅力,可以穿越时空,跨越文化。按字翻译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这也是我的翻译方法的好处。

  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最关键的就是翻译,翻译正确,打破文化隔阂,能让人看到我们真正好的东西。我还是那个观点,翻译不是只翻译形式,而是要翻译内容;文学翻译要变成翻译文学,因为文学翻译本身就是文学。

奥巴马的书信。

  

  人物工作室:您曾经说过您是一个“享乐主义者”,住在这样的陋室,过着简朴的生活,还不时被人批评质疑,您依然觉得快乐吗?

  许渊冲:西南联大时,听冯友兰先生讲孟子。说,“从其大体者为大人,从其小体者为小人。大体就是思想,小体就是欲望。谈到舍生取义,生是小体,义是大体”。那时我才20出头,当时就觉得讲得真好,听了才知道怎样做人。旁听了冯先生的《中国哲学史》后,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已经脱离了不自觉的“自然境界”,但又觉得“功利境界”和“道德境界”也不能说明自己的思想情况,就巧立名目,来了一个“兴趣境界”,那就是自得其乐,兴趣使然。至今这种“兴趣境界”,依然是我的追求。工作若有兴趣,就有了内在动力,如果动力成了热情,那就可以取得出色的成绩。如果热情到了入迷的地步,做出的成绩就会出人头地。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美是最高级的善,创造美是最高级的乐趣。人人享受美的生活,那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所以创造美的事物,使人人过美好的生活,那自然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了。孔子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知之就是求真,这是客观需要;好之就是求善,善既是客观需要,又是主观需求。乐之就是求美,是主观需求。不求美并不会受到惩罚或伤害。但进入了美的境界,无论是科学上,道德上还是艺术上,人都可以享受到一种精神上的乐趣。如论语中说的“发奋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孔子,或者箪食瓢饮、不改其乐的颜回,或“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 ,咏而归”的曾皙,都是自得其乐的例子。有人曾经问我如何看翻译这个别人看来寂寞的事业,我说翻译是和作者的灵魂交流,怎么会感到寂寞呢?我一生向着求美的标准努力,是典型的“享乐主义者”,怎么会觉得痛苦呢?

  人物工作室:西南联大是您最美好也最重要的经历。在那里,您遇到了自己一生的良师和益友,何以偏居一隅的西南联大能培养出你们这样一批中英文俱佳、学贯中西的大师?

  许渊冲:我曾经在《联大与哈佛》一文中引用《纽约时报》网站2007年6月10日的报道说,为了听课来哈佛太傻了,想和地球上最聪明的人在一起,你就来哈佛。我补充说,联大可以说是超过哈佛,因为它不仅拥有当时地球上最聪明的头脑,还有全世界讲课最好的教授。

  我一生的理想,就是让文学翻译成为翻译文学,努力化平凡为神奇,化真为美。我知道做到这一点很难,但一个人如果有一百句值得后世记住的句子,也就够了。我现在还是每天工作,翻译莎士比亚,昨晚到3点钟,今天7点就起床。可以说天天和古人打交道,跟莎士比亚打交道,这是超越时空的交流,乐何如哉?

责任编辑:张岩

关键词: 美国海军航母_黑海_联合军演
 责任编辑:王家良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昵称: 密码 匿名发表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百湖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百湖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或百湖网”,大庆网、百湖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时事中心 史海回眸 军迷天地 深度报道